DSC_0002  

作者:莎朗.克里奇Sharon Creech

譯者:王玲月

出版社:維京

出版日期:2000

語言:繁體中文 ISBN9789867428592

資料來源:博客來網路書店

 

 

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想著那封信。「在人生旅途中,什麼事最重要呢?」我喃喃念著這句話。真是奇怪,菲比能立即恰當地把這句話套用在他姊姊身上,這令我對那個神秘送信人懷有無比的好奇。

在人生旅途中,有什麼事是不重要的?我不認為啦啦隊甄選是重要的事,鞋子太緊也不算重要。雖然我不知道對母親大吼算不算重要,但我可以確定的一點是,若是母親離開你,這肯定是你漫長的人生旅途中很重要的一件事。

摘自《印地安人的鹿皮靴》p.112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

故事是從女主角莎拉曼嘉的好友菲比家收到奇怪的警告信開始,接著出現一位指名要找菲比母親的神祕男子,沒多久菲比的母親就突然失蹤,這一連串的打擊讓菲比一家人陷入愁雲慘霧當中。

在發生這些詭異的事件之前,莎拉曼嘉也曾面臨親生母親不告而別的困境,因此她暗下決心要幫助菲比找回母親,卻在尋找菲比母親的過程中,體悟出母親棄家離去的心情;於是她穿上母親的麂皮靴追尋母親的腳步,終於明白母親出走的真正原因……

 

別輕意論斷別人,除非你曾穿著他的鹿皮靴走過兩個月亮。

這句印第安諺語,就是本書的宗旨,也是故事想要傳達的信念。

提醒我們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,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。

因為多數人都習慣用自己的立場來評斷週遭的人事物。

 

這套書原是為小孩買的,結果我自己反而愛不釋手,

喜歡這些溫馨中帶點悲傷的故事。

 

 

朋友們,隨意翻開你手邊的一本書的任何一頁

在回應欄寫下你第一眼看到的句子

或是寫下你正在閱讀的書裡最喜愛的句子

並寫下書名和作者 

也歡迎分享電影或電視劇裡的精彩對白 

寫下劇名提供喜愛電影或電視劇的人參考


 

歡迎大家一起來讀書^^

閱讀使你的生活更精彩~~

 

 


, ,

蘇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貴婦Grace
  • 他們一直是窮困的.他記得早上躺在床上,聽見他母親在米缸裡舀米出來,那勺子刮著缸底,發出小小的刺耳的聲音,可以知道米已經快完了,一聽見那聲音,就感到一種澈骨的辛酸.有一天他知道家裡什麼吃的都沒有了,快到吃午飯的時候,他牽著他妹妹的手,說,"出來玩,金花妹!"金花比他小,一玩就不知道時候.他們在田野裡玩了許久.然後他忽然聽見他母親在那裏叫喚,"金根!金花!還不回來吃飯!"他非常驚異.他們回到家裡,原來她把留著做種子的一點豆子煮了出來.豆子非常好吃.他母親坐在旁邊微笑著,看著他們吃.

    摘自張愛玲<秧歌> p182
  • 夜子
  • 我像蜘蛛,命運就是我底網。蜘蛛把一切有毒無毒的昆蟲吃入肚哩,回頭把網組織起來。牠第一次放出的游絲,不曉得要被風吹到多麼遠;可是等到黏著別的東西的時候,牠底網便成了。
    牠不曉得那網什麼時候會破,和怎樣破法。一但破了,牠還暫時安安然然地藏起來;等有機會再結一個好的。
    它底破網留在樹梢上,還不失為一個網。太陽從上頭照下來,把各條細絲映成七色;有時黏上些少水珠,更顯的燦爛可愛。
    人和牠底命運,又何嘗不是這樣?所有的網都是自己組織得來,或完或缺,只能聽其自然罷了。

    摘自 許地山 <綴網勞蛛>

    許地山是位深受佛教思想影響的基督徒。這種<蜘蛛哲學>的人生觀正是他的思想之一.....
  • K.Y.
  • 你已經徹底忘了自然是什麼,你根本一直在譴責它。如果你要譴責自然,那麼你必須從性的譴責開始,因為整個自然就是從那兒來的,整個自然洋溢著性、愛的能量。鳥兒歌唱、花草綻放---這全是性能量的迸現。花兒是性的象徵,鳥兒的歌唱也是性的,整個道不過是性能量而已---整個自然繁殖著自己,愛著它自己,與存在陷入愛的狂喜。所以若要消滅自然,那麼就譴責性、譴責愛,用道德觀念把生命框限起來;但不管那些道德觀念有多美,它依然是你的大理石墳墓。

    奧修 <與先哲奇人相遇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