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用的日子.jpg  

作者:佐野洋子Sano Yoko

譯者:王蘊潔

出版社:一起來出版 

出版日期:2013/12/04

資料來源:博客來網路書店

 

  我認識他快四十年了,他從第一次見面開始,就在我面前發洩對日本帝國的仇恨,當我回過神時,發現自己跪在他面前,哭著向他道歉。

  「日本人都太不瞭解那段歷史了,所有日本人都要哭著向我道歉。」

  我接受的是戰後日本的教育,日教組的老師告訴我們,日本是慘無人道的國家,所謂的愛國情就是軍國主義,不能愛太陽旗,也不能愛「君之代」的國歌,但在畢業典禮上,照樣掛著太陽旗,也會唱著「君之代」。

  有一次我和那個韓國朋友走在路上時,忍不住唱起了「烏鴉啊,為什麼要哭泣……」,結果他勃然大怒,對我破口大罵:「妳這個人神經太大條了,妳知道我小時候是帶著怎樣的心情被迫唱日本歌的嗎?」我呆然不語,只能默默低下頭,真難啊。

  我每隔幾年會和他見一次面。

  有一年夏天,天氣很熱,他一坐下就說:

  「日本的這種熱是怎麼回事啊?這種濕熱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。」他擦了擦額頭的汗,「一下飛機,這種噁心的悶熱就從脖子爬上來。這種悶熱從脖子滲進來,掐住脖子的感覺,就像當年日本帝國主義侵略韓國一樣。」說完,他不停的搖著頭。難道我還要對日本的氣候負責嗎?到底想要我怎麼樣?算了,誰叫日本是慘無人道的國家呢。……

  兩三年前他又來日本了,一坐下來又說:「日本這個鬼地方……」當時,我只聽到右腦的神經啪嗤一聲斷裂。三十六年了,喔,日本是個鬼地方嗎?這三十六年來,我都忍受著你的壓迫,我不想再忍了。你就去恨一輩子吧,恨到你爽為止。仇恨到底能有什麼收穫?即使我從小到大沒見過日本帝國是什麼樣子,也要獨自為以前的慘無人道負責嗎?

  你到底想要我怎樣?我再也不想見到你。原本覺得你是我唯一的韓國朋友,所以一直很珍惜你,我用誠懇的態度和你相處,但是,我已經忍無可忍了。因為我是日本人,所以你看到我就忍不住想要說幾句吧?我來日不多了,也沒什麼未來可言,但正因為如此,才努力想和你國家之間的關係盡一點棉薄之力。

  我帶著親切的笑容和他說再見。我們絕交了,再也不會見面了。然後,又對他笑了笑,揮手向他道別。

──摘自佐野洋子,《無用的日子》,頁136-138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      摘錄這一段與不久前看的《我願意為妳朗讀》,同樣都討論到二戰後侵略者的下一代,甚至下下一代,被迫承擔戰爭結果,懷著罪惡感生活,而這個問題因為立場不同,往往有兩極化的看法。

       但這本書其實沒這麼嚴肅,甚至時時有令人拍案叫絕之處,主要是作者晚年的生活紀錄和觀察。像寫日記,用詞詼諧,有時辛辣,總是一語中的,好愛她寫著寫著,突然蹦出一句讓人深思或值得細細咀嚼的句子。

       面對失智,癌症,肉身逐漸衰弱這些不可逆的現實,她的人生觀雖然消極,但依然認真的過每一天。這本書太對我的脾胃了,對我來說,這是一種理想的晚年生活態度,簡直像遇到知音。

    

 

 

歡迎大家一起來讀書

閱讀使你的生活更精彩

 

 

 

 

, , ,

蘇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漫舞
  • 我没有讀過這本

    相信蘇菲讀過[明日的記憶]還有[我想念我自己]吧

    下次買這本來看
  • 妳說的這兩本我都看過,也看過電影。
    但<無用的日子>,更有趣些,看一個憤世嫉俗的老女人,理直氣壯地過生活,她並不沉溺悲傷,但讀者看完之後,會有淡淡的哀傷。
    這一類的書,可以幫助我們學習面對老年和死亡。因為忽然之間,老,已將至。

    蘇菲 於 2015/10/26 20:32 回覆

  • 漫舞
  • 雖然常在嘴上說是老女人了
    但心理上還是不願意接受已經老了的事實
    所以
    學習面對就變成很重要的課題了
  • 這半年多來,因為媽媽的憂鬱症,既傷心又無奈,全家也因此陷入風暴中,更覺得學習面對死亡的重要性。當然,二十年後的我,是否能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樣生活? 或許比媽媽更難面對亦未可知。

    蘇菲 於 2015/11/02 20:2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