島嶼寫作.jpg    

編者:目宿媒體、王耿瑜

出版社:行人文化

出版日期:2011/04/09

語言:繁體中文

ISBN9789868711204

資料來源:博客來網路書店

 

 

  「人生不必真的走到完結,才顯得長。」他說:「路是那樣走著走著便長的不可收拾,長得令人心驚。然後我們便在一處,用粉筆畫下一道線,界線的此處彼處都繼續蔓長。但就在此一時刻,一切似乎有了憑據。試著起一個話頭,說這些事。或許,將世事與故事專屬的格式,盡可能地拉近……。」

  但我想此刻他的眼神並非投向我,是以我也不好主動打擾他。我想我在這裡,就算聽見的只是他的聲音,但那聲音中的清澈、銳利,被隱匿的情感,我都可以輕易明白。或許。

──摘自伊格言,〈在一個房間裡:與王文興的對話模擬〉,《他們在島嶼寫作》P. 207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  在《他們在島嶼寫作》裡,共有六部文學紀錄片,記錄了包含林海音、周夢蝶、余光中、鄭愁予、王文興、楊牧六位文學大師。這些大師處於文學花園中最繽紛盛放的時刻,至今仍清香遠逸。(有DVD可收藏,但我只買了書。)紀錄片當時在板橋的「府中15」紀錄片放映室播放,看到朋友推薦後,只來得及看到王文興一位。他的作品我只知道《家變》,而這本書,即使我曾多次重拾,奈何依然無法讀得下去。

  透過林靖傑導演的鏡頭下,我看到的是:一間似乎是陽台隔出來的小小書房,一張書桌、一盞燈,一疊稿紙、一支筆,此外別無障物。想起了鄭愁予的詩:「是誰傳下這詩人的行業,黃昏裡掛起一盞燈。」作家生活原是那麼地寂寞淒清。據說他一天只寫三十多字,簡直是刻字求文,對文字精煉的要求到了極致的地步。有時也會焦躁地丟筆、敲桌、揉稿子,但多數時候是那樣專注,用盡全力想要將自己腦中所思所想化成字句,頗使人感動。  

  他在獲得國家文藝獎,得獎致詞時曾自嘲說:「可能原來有三十個人讀我的書,現在增加到五十個人。」詳細數字有點忘了,約莫此數,如此的曲高和寡,想想不免難過,(雖然我的感想是,他的作品真是不太容易親近。)但閱讀人口下滑,閱讀純文學的人更少是事實。

  忘記哪位作家曾說過,寫作是「家庭手工業」,想來也頗貼切。不論是用筆在稿紙上寫作,或是敲電腦鍵盤,還真的都是靠一雙手,而且有勞未必有得,完全無法取巧。

 

 

歡迎大家一起來讀書^^

閱讀使你的生活更精彩~~

 

, , ,

蘇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K.Y.
  • 大部份創作都是在孤獨的狀態中完成,寫作更是常常一個人關在房間一字一句落筆刻畫進行,的確一如「家庭手工業」,無法求快和量產。

    為什麼有人執著於這般淒清寂寞仍能熱情不減?我想從中獲得的創造性就是對生命最大的獎賞了;而透過作品與他人對話,事實上也達到了一種社會性的平衡。

    謝謝蘇菲文字分享。@@
  • 大概人生來就有"說"的欲望吧!說給自己聽或說給別人聽。

    除了創造性的成就感,我也相信書寫的療癒力量,在字句的刻畫之間,不斷地進行著。

    蘇菲 於 2013/10/06 18:59 回覆

  • 貴婦Grace
  • 人類就算處於最深的谷底, 還是會期盼自己的腳下, 尚有更深一層的底端存在; 畢竟, 歸根究柢, 人類是不時沉醉於自己所造就的幻影當中的生物. P213

    <維榮之妻> 作者: 太宰治 ISBN: 9789862270547